大数据娱乐2 - 山河带砺:七十五年后,谍报队长拿到了同袍名录

大数据娱乐2 - 山河带砺:七十五年后,谍报队长拿到了同袍名录

大数据娱乐2,梁振奋:九十三岁

籍 贯:广东广州

番 号:陆军第六十四军野战补充团传令兵

陆军暂编五十五师x团传令兵

陆军新编三十八师谍报队少尉队员

阶 级:步兵少尉

访问时间:2014年11月6日

1、一九三八年广州沦陷前,日本仔飞机成日来炸广州,我屋企被炸冧(炸塌了),夯家财产化为飞灰。没奈何,全家"走日本"去我阿妈外家——肇庆的乡下躲避战乱。从城市到乡村,无以生计,家庭经济陷入困难,冇办法供我继续读书,我就跟一个表姐夫去当兵,减轻家里的负担。

2、我宜家(现在)一下捻唔起(想不起)表姐夫叫乜名了,反正是我阿妈外家那边的亲戚。佢当时他在六十四军野战补充团做上尉连长,陀把驳壳好威水吖。野补团驻扎在德庆,我大约记得军长好似系叫邓龙光,我跟着表姐夫去到部队,佢安排我在十二连连部做传令兵。因为我先得个十四岁,身高体重都未够秤。所以长官及弟兄们都好关照我,每天早上其他人121、121地跑步操练,我就可以偷懒唔出操......

3、补充团编制有十几个新兵连,十二连的连长叫陈廷琼(音),佢对我几好下,态度和气,唔打唔骂,佢系客家人唔系海南佬,好似系梅州兴宁还是五华那边的人,我唔确定。但系隔咗冇几耐(但是隔了没多久),他就调走了,我不知道他去了哪里,换了一个新连长来,我照旧做传令兵。我还记得野补团团长叫做陈生,高州佬。是个杀人王,对逃兵相当残酷,捉回来的逃兵,唔系枪毙就系活埋。

4、约陌四〇年下半年,第二次粤北会战结束后,我哋野补团一批兵从德庆行路开拔到韶关补充部队,在韶关火车站我意外地碰见陈廷琼。交谈起来,先知道原来佢调去跟陈勉吾搵食。陈原来系独立二十旅的旅长,余汉谋亲信。最近攀上其乡亲罗卓英,调贵州兴义补训处,组建暂编五十五师,陈旅长从广东带了一班亲信手足去贵州。陈廷琼因此被带上,此时已经升为团部附员。佢问我跟唔跟佢去贵州,几好玩嘎(他问我跟不跟他去贵州,有前途啵)。

后生仔,梗喺中意去远方喇(年青人,当然喜欢去远方了)。于是我脱离了六十四军野补团,跟陈廷穹去了贵州兴义。

陈勉吾。一九四二年带暂编五五师入缅,被日军冲得溃不成军,整一个银样腊枪头。亏他与张发奎、薛岳、李汉魂是陆小同班同学。

5、但后来我并无随暂编五十五师入缅,因为没多久陈廷琼考上陆大,去读书两年。作为佢的勤务兵,我当然要帮忙背行李,送佢到遵义的学校(梁伯不知道陈廷琼具体去读什么学校读书,或者当时知道,但现在无印象。我知道遵义除了陆大,另外还有陆军步兵学校,以陈廷琼的团部附员的职阶,显然不会去步兵学校进修,只可能去陆大军官正则班,这是我个人的判断)。之后我冇返回驻扎在兴义的部队,流落贵阳,我打算在贵阳打工,等老长官毕业再追随他,期间因缘巧合,考入新三十八师学兵队。

6、好彩我冇返部队,后来我在贵阳见到从缅甸溃败回来一些暂编五十五的弟兄,一个二个嘴污面黑,成乞儿咁款。我问起佢哋入缅情形,个个都东张西望死都唔肯讲,或是灰心地摇摇头。

新一军学兵队营房

7、学兵队训练结业后,我又在谍报训练班受训,结业后分配在三十八师谍报队服务,报队名称并不对外公布,我的证件上只是写着师部附员,业务受参谋处二科指挥(军队里的二字头,一般都是负责情报的机构)。我在新三十八师一、一四团任谍报队长时候,已经是在东北了。那时新一军被分拆,新三十八师在新七军里面。

说明:

为了让谈话气氛轻松,访问梁伯时我连笔记都没做,随口闲聊。以上文字全凭记忆,在半个月后记录。

梁振奋老兵所述,其他内容现场我无法证实。但他说到六十四军野补团长陈生,我立即可以确认其所述该段经历无误。我想,当世已经没几个人知道陈生是六十四军野补团的团长,更不知道他绰号“杀人王”.......我知道。

核实其他粤军老兵,只要老人说出长官的绰号或相貌特点与我所知对得上,会立即确认其身份。比如,某个一八六师老兵,什么都忘记了,只记得师长张泽堔绰号“黑鬼”,当然立即确认。不然,有谁会知道张泽琛黑得像个豉油鸡,还有“黑鬼”的绰号?

昨天,梁振奋老兵收到孙立人将军纪念馆的志工,给他发来他在新一军干部教导总队学生大队第五期毕业同学录的影印件。七十五年了,看到自己和这么多熟悉的同学的名字,梁老心情激动不已,喃喃自语,不知还有几人在世,能否再见重述旧情?

————————————————————————完

作者:陈重阳。网络id:连阳标统。

前媒体人,军史学者、华师大口述史协会首席顾问,《国家记忆》文献影像展策展人,关爱抗战老兵公益基金审核组组长。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