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乐橙国际 - 浅析宠物圈“贼”、“贱”心态

登录乐橙国际 - 浅析宠物圈“贼”、“贱”心态

登录乐橙国际,点击上方“show time秀迷”订阅我们

特约撰稿/单成中(北京中景世纪)

编辑/vivian

大约二十余年前,某月某日的午后,孤身一人,在荒野之郊去徒步旅行。不经意间,走进一所村宅,转过青藤垂挂的石墙,发现庭院内的树荫下,斜依一位老人,手捧厚重微黄的古书,在旁若无人的潜心细读。攀谈之间,发现老人语言不俗。

追问之下,方知老人早过古稀之年,是不远处道观中的道士,文革中被落俗,闲居至此。心想道士皆有奇术,就倾心求教,流露出想寻点发财之路。老人微笑,用石子在地上歪歪扭扭的写了个字让我认,看到之后,我脱口而出:“钱”字。老人轻轻一笑,说:错了,是“贼”。接着又写一字,我看了马上说:还是“钱”。老人哈哈大笑:你又错了,这是“贱”。于是,不愿再聊天,推说要去垦山,扛起镢头,转身而去。

回到宿所,心中廖落,在床上辗转反侧。迷糊之中,感觉一道亮光飞来,毫无反应之下,被瞬间嵌入脑心。身体不自觉的跃然而起,惊醒之余,原是南柯一梦。沉凝片刻,想起梦中“贼”和“贱”字在反复出现,潜心思索,顿有所悟。脑洞大开之后,心中暗叹,道士真乃高人。

一晃就到了2016。此时世道早已不古,世界更是变得混沌愚拙,猥琐不堪。

单说宠物圈,早是风声鹤唳,群魔乱舞,一片撕逼大战在即。

在这年末岁初更替之际,不知为何,道士写的俩个字,又交替在脑海中出现,挥之不去,思之无味。冥冥之中,感觉2016年的宠物圈格局,似乎有些许相映。

好吧!先说一个字,“贼”。

贼心四起。在宠物圈,互相之间,早已失去了信任。

品牌商的贼心是贪婪。无节制的下沉渠道,分割市场;吃着碗里 ,看着锅里,梦想着去占据一切分销资源,更梦想着所有人都卖他的品牌。经销商的贼心,是拓展空间,不但去涉足更多的领地,掌握更多的品牌商资源,甚至一脚踏进品牌商之门,想在品牌商之中,谋得一席之地。经销商本来是品牌商的前锋,需要去攻城掠地,帮助品牌商谋取天下。而现在的经销商,面对前面的对手,内心反是不怕,面对同一战线的品牌商,却心存芥蒂,时刻防范着,因为品牌商常常在被后捅刀子。从前都是一条线战场,跟另一条线战场去撕杀。如今却是品牌商、经销商、电商,你守一块地,我守一块地,我捅你一刀子,你捅他一刀子,我说你无能,你说我无用。一堆乱象,早已失去了商人之基础,契约之精神。

再说一个字,“贱”。

品牌商之“贱”,是开了一个经销商,总是觉得不满意,总是感觉没达到要求;于是,换了一个经销商,感觉好像还不如从前;一狠心,再换一个,坏了,更不行。如此折腾,市场份额不增反降了。下面有人献策,不能轻易换经销商,可以多开经销商,最好所有经销商都卖我家产品。后来发现,经销商多了,各自的销售份额就少了,份额少了经销商反而拿品牌商不当回事了,本来是品牌商开掉经销商,后来搞成经销商放弃品牌商。又有人献策,公司可以直营,这样可以把上下游的钱都赚了。后来发现,也不是回事。公司主管贪大钱,下面业务贪小钱,外面客户常赖钱,上下一通糟蹋,算算份额没増长多少,钱倒亏了一逼。最后发现,心也碎了一地,原来坏人不是别人,全是自称为一家子的内部人。

经销商之“贱”,是总想找着一个好品牌。于是,到处去窥探,到处去挑拨,到处去献殷勤。我好,我温顺,我听话,我配合。经销商如是说着。品牌商看到这份贱相,心想,这厮白白胖胖,不搞白不搞。上前摁倒,一通乱操。终于受不了了。经销商呻呤道:我好你也不能粗鲁,我温顺你也不能暴力,我听话你也不能欺负,我配合你总要给我一百块吧!品牌商一眼看不起的走了。没良心的东西,经销商恨恨地骂着。这时,从远处又走来一个伟岸、光鲜亮丽的品牌商,经销商急忙爬起,更无瑕抱怨,急急用笑脸迎了上去,“大爷,我好,我温柔……”。

电商之“贱”,是辛苦劳作之后,终于把销售额搞了上去,终于挤出了经销商的控制,终于得到了品牌商的青睐,终于要到了丰厚的利润。于是,一堆电商就比着牛逼去了。电商来到市场,其中一位,拿出一个十块本钱的产品吆喝,我卖十五块;另一位不服,我卖十四;下一位急了,我卖十三;下面的更牛,我十块,我不赚钱啦!后面的不屑一顾:我九块;我七块;我五块;我不要钱白送;我不但白送,我还包邮。电商只剩下内裤了,街上人都看着笑。电商向人群后搜寻,心里恐慌,嘴中却不停的念叨:这傻逼资本,怎么还不送裤子来。

乱世之际,必有高人。何为高人?是能定天下者?no。定天下者,无外出乎“贼”字与“贱”字之左右。

此刻,我想到了深山之中,道士还俗的老人。

数年前又去过一次深山,此时深山也不再荒凉,更可以驱车而进了。打听之下,老人已经过世,因无后人,是邻里帮忙埋葬。想去坟前祭奠,就请村民引领。老人被埋在一座临溪的高丘上,地势舒缓,绿山环抱。村民说这是老人生前所选之地。老人生前还刻了块碑,被立在墓前,上书:有来有去,无欲无求。不甚明白,又好像明白。

这时,在墓边发现一只卧着的狗,村民说是老人生前所养,几年了,没事就来墓前守候。我感觉此狗有灵性,就去车上取来狗粮与它吃。狗闻了闻,不吃。我想是进口狗粮,可能没有诱味剂,又取来河北狗粮,发现还是不吃;再取来上海狗粮,不吃;罐头,不吃;鸡肉干,不吃。心中郁闷,此等丰盛之餐,区区一狗,怎的如此挑剔。正犹豫期间,发现狗的双目在放光,两耳竖立,收紧身体,翘首凝望之后,一跃而起,四腿伸开身体,顺着山边,追逐前方野兔而去。

至此,唯有一声叹息。世风不再,早已人不如狗。此狗之志,在闲山野趣之间,岂是你半斤狗粮和几根肉干所能诱惑。

心中不再郁结,把自己潜心悟出两个字的含义,写在纸上,用一缕青烟化给老人。

然后一气登上山顶,面对着群山苍茫,放声呼出:天下之大,分久必合 ,合久必分。

秀迷微信公众平台订阅号:chshowtime

秀迷微信公众平台服务号:showtime-sh

俄罗斯转盘游戏